manbetx取款·免费

  • <tr id='b7mxig'><strong id='b7mxig'></strong><small id='b7mxig'></small><button id='b7mxig'></button><li id='b7mxig'><noscript id='b7mxig'><big id='b7mxig'></big><dt id='b7mxi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7mxig'><option id='b7mxig'><table id='b7mxig'><blockquote id='b7mxig'><tbody id='b7mxi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b7mxig'></u><kbd id='b7mxig'><kbd id='b7mxig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b7mxig'><strong id='b7mxi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b7mxig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b7mxig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b7mxig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b7mxig'><em id='b7mxig'></em><td id='b7mxig'><div id='b7mxi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7mxig'><big id='b7mxig'><big id='b7mxig'></big><legend id='b7mxi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b7mxig'><div id='b7mxig'><ins id='b7mxig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b7mxig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b7mxig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b7mxig'><q id='b7mxig'><noscript id='b7mxig'></noscript><dt id='b7mxig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b7mxig'><i id='b7mxig'></i>

                “真正的圖畫書”從哪兒來

                發布者:系統管理員發布時間:2017-02-17瀏覽次數:0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119是我國著名畫家、文學家、音樂、美術教育家豐子愷先生的誕辰紀念日,在這一天為第三屆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獲獎者頒獎頗有深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顧問柯倩華認為,雖然豐子愷沒有創作過現代形式的圖畫書,但是他對兒童的理解與尊重,對文學與繪畫的理念,使他足以作為彰顯現代華文兒童圖畫書精神的代表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三屆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從送選的227件華文原創作品中,經過初審選出27件入圍作品,最終評出首獎1件、佳作獎4件,分別為《我看見一只鳥》及《很慢很慢的蝸牛》、《阿裏愛動物》、《看不見》、《最可怕的一天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談及評審作品時的感受,畫家蔡臯說,那些源於兒童生活體驗、符合繪本創作規律▓、編輯者和創作者配合默契的作品占有明顯優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評選是一個評出佳作的過程,同時也是發現問題的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縱觀華文圖畫書的整體狀況,兒童文學評論家劉緒源認為,尚處起步階段的華文原創圖畫書主要存在兩方面的不足:一是兒童想象力未能得到充分的表現和滿足,二是創造精品的意識尚未真正確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本福音館資深童書編輯唐亞明對獲得首獎的《我看見一只鳥》十分贊賞,這主要緣於這本書的作者甘於寂寞、潛心創作的態度。針對目前一些作者、出版社急於求成、急功近利,很短時間就出一本圖畫書的現狀,他說:精心做好一本圖畫書,至少要花數年的功夫。他希望通過這本書,提倡認真的精神,提倡不懈的努力,摒棄閉門造車、異想天開、靈機一動、潦草下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過於強調圖畫書的教育功能也是當下華文圖畫書存在的問題之一。臺灣藝術學教授,圖畫書創作者徐素霞在評審中發現,有些送選作品圖像上乘,故事立意也好,但文字敘述太過於教育功能性。她分析認為,這種現象除了部分來自文以載道的觀念外,也許受到教育長期以來偏重單向教導、被動吸收、重標準答案的影響。圖畫書可以單就好玩而存在嗎?如何真正做到寓教於樂,真是一門大學問。她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南京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授虞永平十分強調圖畫書的兒童性。兒童性意味著把兒童當作真正的讀者,傾聽在前,敘事在後。超越年齡階段的規約和無趣的說教是圖畫書的大忌。他認為,在這種意義上,圖畫書不是為了被教而是為了被讀,不是期待記得而是期待共鳴

                  那麽,教師、父母與圖畫書應該構成怎樣的關系?日本著名繪本作家松居直說:作為念書人、講述者,大人被置於一個復雜的立場,那就是與作為聽者的兒童讀者共同擁有繪本閱讀體驗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本屆書獎評審主席柯倩華看來,圖畫書不僅能幫助小孩子從家庭到學校、從玩具到書,它還是帶領孩子從圖像世界進入文字世界的鑰匙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似簡單的圖畫書,其實蘊藏著豐富的可能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對圖畫書的討論還在繼續。通過對這些問題的追問和思考,讓不了解圖畫書的人有興趣找一本來讀;讓已經讀過不少圖畫書的人,合上書之後還能想一想書裏的故事、書外的孩子;讓圖畫書的創作者、出版者,心裏時刻裝著孩子,奉獻經得起時間考驗的真正的圖▓畫書”——這是所有熱愛圖畫書、熱愛兒童的人的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  《中國教育報》 20131125 第九版